手機版當前位置: 主頁 > 公務員 > 領導選拔 >

高層聚焦的選拔民主:多省份探索“公推直選”

來源:公推直選   gkz6   2009-11-09

 

 

 

南京舉行公推直選社區黨組織書記任職承諾大會 9月12日,新當選的社區黨組織書記面對革 命先烈、面對黨旗、面對選擇了自己的黨員和群眾進行集體宣誓。當日,南京舉行公推直選社區黨組織書記任職承諾大會,363名在公推直選中新當選的社區黨組織書記在南京雨花臺烈士陵園進行集體宣誓,并作出任職承諾。

  黨的十七屆四中全會再次重申了十七大提出的“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直選范圍”,外界對此解讀為基層探索的“公推直選”將迎來新一輪的大范圍運用。


  此前,南京市率先在城市社區黨委班子換屆中,運用公推直選這一競爭性的選舉制度產生了363個新的社區黨委班子,在社區黨員和居民中產生了很大反響;社會輿論也給予了高度關注,認為這是黨的十七大以來,黨內基層民主探索的又一個標志性事件。而在這期間,江蘇省委組織部也派出了幾路人馬對十七大前采用公推直選換屆的73個鄉鎮進行回訪性調查,據參與調查的人員透露,此舉旨在全面評估公推直選的運用效果以及完善公推直選的路徑。

  公推直選,作為黨的基層民主建設的重要探索,其發端與發展經歷了黨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等三次代表大會,最終在十七大修改黨章時被正式吸收進來,具體表述為“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直接選舉范圍”。

  據本刊記者了解,公推直選從2001年四川平昌等地的首次運用,到十七大前江蘇等地的高調運用,再到十七大鄭重修改黨章,經歷了“敏感事項”,即只做不說,到后來的“討論事項”,即多做少說,再到后來的“正常事項”,即又做又說等三個發展階段。在這個過程中,公推直選始終行走在高層決策的視線中,從一定程度上說,公推直選是高層指導與基層探索良性互動的成功范例。其中江蘇省及南京市的探索熱情強化了這個互動,也加快了高層決策的進程。

  “兩個問號”提速試點

  “書記直接選出來了,副書記怎么辦?委員怎么辦?”這是2004年3月中央主要領導在新華社一份內部材料上的批示。這份材料寫的是江蘇省宿遷市宿豫區黃墩鎮黨員大會直接選舉鎮黨委書記的見聞。由于黃墩鎮黨委只是原黨委書記調離崗位,而不是換屆,因此公推直選只涉及書記一個人選,而不是整個班子,所以中央領導連提出了兩個問號,是希望能在實踐中給予繼續回答。而正是這兩個問號,一方面使得中央有關部門更加關注公推直選的實踐,另一方面也鼓舞了基層對公推直選的進一步探索。

  “黃墩直選”是江蘇省探索公推直選的第一個嘗試,就收到了高層如此關注的效果,從此堅定了江蘇省探索公推直選的信心。有關部門就落實中央領導的批示而專門下發了文件,要求江蘇省委在穩妥的基礎上繼續擴大公推直選試點,用實踐回答中央領導關心的問題。

  “黃墩效應”很快顯現出來,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一是江蘇省委組織部很快拿出了在個別鄉鎮黨委班子換屆中運用公推直選的方案,隨后在泗洪縣、溧陽市、儀征市等部分鄉鎮換屆中進行了實施;二是部分參與黃墩直選方案設計的組工干部對公推直選產生了濃厚興趣,自覺進行研究和運用,其中現任南京市委組織部部長、時任江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王奇就是其中一位。南京市本次能夠在城市社區換屆中全面運用公推直選,與王奇的堅持分不開。

  由于得到了中央有關部門的直接指導,江蘇省對公推直選的探索進入一個活躍期。在經歷了2004年的個別試點、2005年的多點試點后,2006年江蘇省迎來了全省800多個鄉鎮黨委集中換屆。對于是按照傳統的間接選舉方式換屆,還是采用公推直選的方式換屆,成為江蘇省委領導重點思考的問題。以往鄉鎮換屆中,省委發指導文件,重點是市縣去組織實施。而這一次的鄉鎮換屆非同尋常地進入省委主要領導的決策視野,這與兩年前的批示不無關系。

  有這么一個插曲,2005年年底的一天,江蘇省主要領導在儀征與部分公推直選的鄉鎮黨委書記進行座談,重點是了解這些鄉鎮黨委書記對公推直選的看法以及縣委主要領導對實施這一探索的體會。座談會進行到很晚,大家討論很熱烈。會上議及的在所有換屆鄉鎮中能否運用公推直選的想法,讓當時在場的同志都感到很興奮。但800多個鄉鎮同時搞換屆直選能否成功,沒有人有絕對的把握。

  后來,江蘇省委組織部向中央有關部門遞交了大范圍運用公推直選的報告,得到的回復是,不主張全面推開,要求結合換屆繼續擴大試點,積累相關經驗。江蘇遵照了中央有關部門的指示,選擇了包括南京高淳縣在內的73個鄉鎮進行了不同類型的公推直選試點。其形式既有黨員大會直接選舉黨委班子的,也有黨代表大會直接選舉黨委書記的,還有黨員大會直接選舉委員、再由委員選舉副書記、書記等。多種類型探索的目的是要積累經驗,為優化方案探路。

  以換屆較多運用為標志,江蘇省對公推直選的探索漸漸進入點面結合的階段。即有的縣選擇一兩個鄉鎮進行試點,而少數幾個縣在鄉鎮換屆中全部運用公推直選。這些試點始終是在江蘇省委主要領導的過問下進行的,也始終與中央高層保持著情況反饋的通道。


    為“不充分競爭”現象而發火

    公推直選的最大魅力在于競爭,無論是公推環節,還是直選環節,差額競爭都是最大的特色。 
 

    一些組工干部坦言,剛開始對能否駕馭公推直選存在擔憂,因此在組織公推直選時,也存在一定的陪選現象,即兩個候選人之間明顯存在條件的差異,導致選舉的結果出現了一邊倒現象。這個現象被時任江蘇省委主要領導覺察出來了。一次,他到一個進行過公推直選的鄉鎮調研,要求組織部門把直選鄉鎮黨委書記的所有候選人的得票情況調出來看一下,結果發現兩個候選人的得票數很懸殊,存在明顯的陪選跡象。在當場嚴肅批評這種做法后,他認為公推直選的結果應充分體現黨員的真實意圖,而這個意圖能否實現關鍵要看候選人的競爭情況,沒有真正的競爭,就難以體現真正的選擇。

    事實上,能否體現競爭性民主也正是高層關注的問題。據一些組工干部反映,中央有關部門多次派出調查組,對基層的公推直選實踐進行調查,最關心的問題有三個:一是黨員對這項探索的擁護情況,即黨員的參選率高不高;二是候選人之間是否能夠充分競爭,即推薦候選人要有利于形成競爭;三是基層黨委對公推直選的駕馭能力情況,即公推直選是否能夠做到有序可控。

    從南京等地的實踐不難看出,黨員群眾是歡迎充分競爭的,參與直選的干部也能夠從容面對競爭。南京市高淳縣的8個鄉鎮黨委班子在2006年換屆中全部實行了公推直選。這個縣的統計結果顯示,黨員的平均到會率達到80%以上,黨員對候選人的現場提問十分尖銳,多是些與民生有關的問題,候選人也能坦然面對黨員的提問和選擇,現場的競爭氛圍很濃,黨組織選拔優秀干部的意圖在充分競爭中轉化為黨員群眾的選擇。

    公推直選把“黨管干部”的原則與“群眾公認”原則很好地結合起來,體現了“多數人在多數人中選人”的特點,尤其是體現了黨員的主體地位。所以說,是否具有真實有效的競爭性,是自上而下關注公推直選的重要內容。


  十七大前問計于基層導致黨章修改
 
    十七大前,按照中央的要求,公推直選基本上處在多做少說,甚至只做不說的狀態。除了公推直選作為新事物,需要時間加以觀察和完善外,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這個做法與黨章對選舉的規定有沖突。此前的黨章規定,黨內選舉主要是間接選舉,即黨員選黨代表,黨代表選委員,委員選書記、副書記。中央有規定,凡是突破黨章的基層探索,允許試點,但不主張大面積推開,公推直選正是屬于突破黨章規定的探索。因此,在十七大前,這項探索還缺少法理依據,只能是在有限的空間里試點。

    事實上,在十七大前的一年多時間里,隨著公推直選試點的增多,特別是中央密集調研江蘇的試點,坊間已有修改黨章、確定公推直選法理依據的呼聲。但由于高層并沒有公開對此表過態,因此這個聲音僅限在基層傳播。

    2007年4月,中央主管部門負責人到江蘇調研公推直選,為公推直選寫進黨章帶來了很大的想象空間。他選擇進行過公推直選的儀征市作為調研對象。在關于公推直選的座談會上,要求參會的鄉鎮黨委書記要講實際感受、講心里話、講公推直選帶來的變化。現場的縣委書記、鄉鎮黨委書記、黨員代表照此要求紛紛發言,對公推直選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他并沒有現場表態,而是對與會人員的發言表示滿意,認為他們說的都是實話。同時,他在現場提出了一系列問題,如當選的鄉鎮黨委書記如果不稱職如何啟動罷免程序?對公推直選的黨委班子如何考察?黨員多的鄉鎮如何組織黨員參加直選等。從這些問題不難看出,中央對公推直選的運用仍然保持著謹慎。

    中央主管部門負責人在座談時重申了中央的原則,即突破黨章規定的試點要總結經驗,實踐證明可以面上推開的,需黨章修改后,才能大范圍運用。

    事后的情況表明,這次江蘇調研之行與公推直選寫入黨章是有很大的關聯度的,因為基層的良好實踐為高層決定提供了思想養分。


    高層關注基層對制度空間的運用

    近來,中央要求各級組織部門學會運用制度空間,以改革創新的精神豐富實踐探索。具體到公推直選上,種種跡象表明,中央有關部門高度重視南京社區公推直選的最新實踐,有關部門幾次派人到南京進行調研,并要求專門形成調研報告。 


    “逐步擴大基層黨組織領導班子直接選舉范圍。”黨章里這句話,給基層探索帶來了巨大的制度空間。基層已經覺察到了這個空間的廣闊,以公推直選為例,全國多個省份都進行了探索,有的是在國有企業,有的是在學校,有的是在鄉鎮,有的是在社區,有的是在社會組織……

    當然,也需要看到,雖然黨章給出了制度性探索空間,但公推直選等黨內民主發展在部門之間、地域之間、環節之間、主體之間,還存在不平衡性,還取決于領導的重視與否。領導重視些、駕馭能力高些,探索的實踐就活躍些,領導不夠重視或駕馭能力弱些,探索的實踐就少些。

    從黨章的表達也不難發現,黨內基層直選的運用,強調的是有序性,并不要求立即在面上全部推開,換句話說,面上推開沒有時間表,另外公推直選的運用仍然是自愿選擇,即可以公推直選,也可以是按照傳統的做法來選舉。這反映了中央充分考慮到基層實踐民主的條件和現實,強調要積極穩妥地推進民主建設。

    從“盆景”到“百花園”,公推直選能否迎來這一天?答案是肯定的。從南京等地的實踐可以看出,基層保持著繼續探索公推直選的熱情和智慧。

    可以肯定地說,無論是局部探索,還是面上大范圍運用,高層必然會繼續關注,重點要回應的是,相關制度的配套和局部探索的價值發掘。

信息報錯網站上的任何錯誤,請提交給我們

熱門點擊

    探索,省份,民主,聚焦,選拔,高層,直選,鄉鎮,基層,中央,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表 龙腾内蒙古麻将下载 海王捕鱼怎么金币多 闲来麻将官网 豪客彩游戏 快递还包邮怎么赚钱 esport007电竞比分网 大唐内蒙古麻将下载 河南22选5 泡泡馆赚钱吗 麻将外挂是真的吗 澳洲幸运10 菜鸟包裹侠怎么赚钱 百家欧赔足球指数 寒假大学生怎么赚钱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下载 哪一款梦幻西游可以赚钱